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梵行 第七十七章春浓

第七十七章春浓

    视野一下子拔高,那种运筹帷幄的感觉又回来了,花千遇顿觉舒爽。

    还没过完心头瘾,便觉幽穴内酸麻发涨,阳具顶撑得她难受,入的足够深肉冠无时无刻不在碾揉着蕊心,仿佛只要再用力一些动作,就要顶开娇嫩的花蕊。

    她动了动曲折的腿,身体微微前倾分担身下的重量,压力一缓,方才能忍受。

    滚烫粗硕的阳具被完全纳入。

    穴口处箍得很紧,肉壁内湿热的嫩肉,紧绞着肉茎千吸万吮。

    温软,酥麻。

    欲望得到一定的缓解,然而体内燥热却未消除,一种难抑的情绪直达肺腑深处。

    不满足,想要更多,更深的要她。

    法显直直盯着她,漆黑的眸子里是浓重暗沉的欲念,胸膛起伏的愈发剧烈。

    由他的角度能看到两颗雪乳高高挺立,乳尖圆润嫣红,如同枝头鲜果莹莹润润的长在雪顶之巅,诱人采撷。

    纤腰款款春浓,如倒悬棠枝,光艳润泽。

    再下面是两片含露时浓的春桃,含着他的欲望。

    法显目色发紧,臂膀,手背绷出道道清晰的青筋脉络。

    记忆中那处花穴紧窄如玉缝,似乎连一根手指都难进,如今却含着这般粗大的阳具,着实让人忧心是否会撑到裂开。

    见法显正盯着两人紧贴的耻骨看。

    花千遇伸手去摸了摸两人结合处,难以描述的奇妙触感,手顿了一顿,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她正在吞着一个绝对不应该碰的和尚。

    懊悔,苦恼的情绪涌了上来,都通通抵不过那种明知不可为,偏要亵渎禁忌的悖逆感觉。

    她不仅要吃,还要看他如何失控,丢掉一贯的持戒沉静,沉浮欲海。

    这个念头让花千遇心潮发热,小腹一再缩紧,热热麻麻的电流流向四肢百骸。

    她也不着急动,女人的快感更多的是来源于心理,逗弄法显才更让她感到愉悦。

    手在他紧绷硬实的腹部上滑动,顺着线条分明的肌肉,一路摸到胸肌。

    灼烫,心跳如鼓。

    噗通,噗通,心脏跳动撞击着胸腔将力道传荡到她掌心里,指尖不觉一颤,竟生出种震麻的感觉。

    这种麻痒烫到心底流过一腔暖意,手下用力捏着肌理厚实劲韧的胸肌,许久不曾离开,她喜欢这种熨贴的感觉。

    皮肤是烫的,她的手微微发凉,两种温度交迭激得法显轻颤连连。

    两颗褐色的乳首,也由于刺激挺立在空气中,青豆大小,硬硬实实。

    突然之间,她就有一种奇怪的好奇,这里的味道真这么好吗?为何法显每次咬着都不想松口,推都推不开。

    他也不止对她的胸情有独钟,应该说对她身体的一切都喜爱如狂,只要碰到就又摸又亲的。

    若是不拦着他,而是虚假顺从,不用怀疑要吻到她脚趾的可能性。

    又看了两眼那两圈乳首,终是没有忍住心底的新奇,俯身下去,伸出舌头舔了一舔。

    除了汗微带的咸味,没什么味道。

    舌尖舔过的地方微一凉,紧接着像是聚了热气,温温麻麻的爬遍全身,法显浑身都在紧绷中颤栗。

    他眼前是一张素艳惊雪的脸,趴在胸膛上去舔舐,下面的小穴还吞吃着他的阳具。

    似乎再也没有比这更亲热紧密的关系了。

    心中的爱欲烈烈燃烧着,喘息更加急促粗重起来,腹下的肌肉越抽越紧。

    法显的反应很好的取悦到了她,张口含住乳首,舌尖绕了几圈,一吸,一咬。

    一丝丝的酥麻爬上脊梁。

    法显身体猛地一挣,像是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浅揉慢磨的节奏,想要紧抱她用硬挺炽热的阳具贯穿。

    他方抬起手,就被花千遇按了下去。

    法显忍着欲火焚烧身的痛苦,望向她的眼中浮现祈求的意味。

    幽穴内温软湿热的嫩肉无时无刻不再吸绞着阳具,偏偏她还不动,净在他身上点火。

    他挺了挺腰,催她赶快动。

    “法师别急啊!”

    花千遇直起身体,笑的妩媚撩人,充满情色暗示的说:“我会让你舒服的。”

    两手撑在法显胸膛上,微微抬起臀部,阳物离体一截,她又沉腰坐下去,阳具噗嗤的一声又捅到深处。

    “唔嗯……”

    幽穴被完全撑开的饱涨感让她身体发麻,本能的去寻找快感。

    她摇着腰,阳具在幽穴内进进出出,每次抽出坚硬的肉茎上沾满湿淋淋的清液,整根阳具油润湿亮的往下滴落粘稠的蜜液。

    法显亲眼看着她是如何吞吐着粗硕的阳具,穴肉被撑开磨的发红,抽出时翻弄出一丝媚肉,入时挤出的黏腻清液流到根部,两颗囊袋上也沾满了晶亮。

    幽穴内渗出的蜜液把阳具濡湿,穴内积累的汁水越来越多,却也只会让阳具如同过水后的铸铁,只会愈加滚烫,不会因此而熄灭。

    法显由衷的希望她快一些,由此缓解焦灼的欲望,然而花千遇依旧按照自己的频率,慢摇轻碾,不急不缓。

    她不享受接连不断插入时的快感,而是让肉茎研磨肉壁,碾开一道道的折痕,填满所有空虚的欲望。

    动作放慢之后,可清楚的感知到楔入到她体内凶物的轮廓形状。

    青筋虬结,肉茎坚劲,似乎还一跳,一跳的勃动。

    花千遇前前后后的摇着腰,粗硬肉茎摩擦着嫩肉,蚀骨的酥麻感蔓延全身,皮肤生起热烫泛起一种靡艳的潮红。

    她咬着唇低吟出声:“嗯哈……插的好深……好舒服……”

    温软柔滑的肉壁频频收缩,像是羊脂一样堆积,又被滚烫的阳物捣开,灼烧的热度烫到要融化穴肉。

    花千遇抬起雪臀,阳具又是一入到底,重重捅进去捣弄花芯,剧烈的酸麻感直劈向天灵盖,仿佛灵魂都被电麻了。

    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也在这一次次的摩擦出轰然炸开。

    本来还想着慢慢折磨一下法显,体内激流似的销魂酥麻让她颤栗不已,什么心机算盘都忘了,全身心的都沉溺在欲望中。

    身体摇动的也越发快,低吟婉转的呻吟宛若调了蜜糖,丝丝绕绕的娇甜:“嗯哈……啊啊啊……唔嗯……”

    一进一出之间阳具抽插的粘稠水声在室内回荡。

    “嗯哈……你把人家……插的流了好多水。”

    花千遇红唇微张,放荡至极的呻吟道:“嗯唔……法显哥哥的阳根好粗……我还要……”

    难耐又渴望的微微抬高身体,再沉沉落下腰,阳具尽根没入,肉壁立刻收缩着去吞绞阳具,肉冠顶弄得蕊心涨麻不堪,层迭细密的快感在小腹处凝聚。

    “啊嗯……法显哥哥肏的好深……”

    她本就没多少礼义廉耻,现下酥爽到极致羞耻心早已丢弃,口中说不尽的淫声浪语,幸好她还记着要控制声音。

    若不是担心被人听见尽力压制着,叫床的声音恐是能透过墙壁传出去老远。

    法显被她又骚又浪荡的言辞刺激得浑身发颤,眼神更加暗沉,心底欲念暴涨,直想肏的她喊不出来这些勾人的话来。

    又想插弄的她多喊一些。

    那双望着她的眼神是最深的火热。

    花千遇在法显身上摇晃起伏,乌发散在雪白媚态的身子上如雾霭般流落飘荡,光泽细腻的肌肤白里透红。

    腰肢纤软,摇摇荡荡。

    丰腴雪胸在空中颤晃,两颗脂红色乳珠,漾着一层暧昧的淡晕,挺挺翘翘惹人垂怜。

    法显眼底泛红,目光盯着她颤动的胸。

    难言的妄念在心底疯狂滋长。

    花千遇在水光漫起的模糊视线里对上他的目光,欲望的烧灼让眼中的静淡退却,只剩下最炽热的情欲。

    注意到法显目光的望视,她停下摇动的身子,手揉着隆起的雪胸,嘴唇弯起玩趣的笑弧,眼波惑人的说:“想吃我的乳?”

    这个吃用的可谓是精妙,引人遐思,浮想联翩。

    法显没说话,那着了火的眼神却是不言而喻。

    花千遇也是昏了头,俯身凑近他,一对雪乳就在他眼前轻晃,笑着说:“喊我一声姐姐,我就让你吃。”

    两颗圆润的乳珠离的不远不近,娇艳欲滴,骨香肉腻,盈满香甜的气息。

    法显喘息粗重,喉结滑动几下,喉咙里干涩哑痛。

    如同花蜜一样的气味在鼻端萦绕,只要想着能吃到口中,舌根处仿佛就有一丝丝的甜往上泛。

    只要他开口顺从就能吃到。

    喊她姐姐?

    看来她又在作弄他。

    法显眸色幽晦,眼底全是隐忍的狠,以及欲望得不到满足的烈。

    他抿紧唇,指节捏的泛白,就是不开口。

    兴许换一个叫法,他就愿意了,但她偏不,喊了法显那么多声哥哥,让他喊她一声姐姐,也是他占了大便宜。

    限于两人身高,她凑近法显的唇,阳具自然从幽穴滑出一半,穴口只将将吞着肉冠。

    上下都得不到满足,偏偏花千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法显在欲火中煎熬的更痛苦。

    见他硬着骨头不服输,花千遇脸上露出即将看好戏的神情,用手托着一只酥软雪腻的乳儿,像给孩子喂奶一样送到他唇边。

    微硬,弹软的触感紧挨着下唇。

    这下看他吃不吃!

    花千遇也真的是不知死活,竟然乳珠就抵放在法显唇边。

    显然她高估了法显的自制力,又或者说低估了男人的欲念冲动。

    空气静了一静,法显听到血液极速流动,以及理智轰然倒塌的声音。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