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海上无花也怜侬 分卷阅读190

分卷阅读190

    祖清身边打转一阵,蒲郁索性原路返回去找。视线一寸寸挪,还蹲下来拿手摸地,几乎要将这马路抹干净的架势。
    吴祖清装模作样在旁边东瞧西瞧。蒲郁有些生气,起身道:“算了罢!没有就没有了,我身上还有硬币的。”
    “那怎么行?”
    “找不到呀,能怎么办?难道找一晚上嚜。”
    “你都仔细看了吗?”换吴祖清着急了。
    “二哥,舍财消灾。一个硬币而已,没关系的。”
    吴祖清在蒲郁周围找,当真没看见。他怀疑自己上了年纪,行事不大利落,或者记忆不大清楚了。他沿着路旁灌木丛找,愈发心凉。
    蒲郁过来拉他,“二哥,哎呀别找了,我们该回去了。”
    “不……”吴祖清转头道。话未说完,瞥见了扯着衣袖的手微微闪光。
    钻戒戴在她无名指上了。
    吴祖清愣怔抬眸。
    “二哥,”蒲郁笑颜动人,“怎么不早讲你丢了这个呀。”
    “我……”此刻吴祖清觉得自己是世上最蠢的男人。
    蒲郁抬起手,“二哥,快讲呀。”
    计划全乱了,准备好的话堵在喉咙。停顿片刻,吴祖清才接住她的手,“小郁……小郁,你愿意嫁给我吗?”
    蒲郁笑出泪花,蓦地扑入吴祖清怀中,她环住他的脖颈,跨上他腰间。吴祖清险些闪了腰,好在功夫不减,稳稳承抱住她。
    “小郁,嫁给我。”他呼吸急促。
    “多讲几遍嘛。”
    讲几十上百遍,他好耐心。
    终于,她仰头指着星星,“二哥,你不相信,可它告诉我,我要嫁给你。”
    她又低头,找到他迷人的眸眼,“我愿意。”
    “二哥,我愿意。”
    虫鸣隐没,公寓卧房吊顶的风扇旋转着。蒲郁用毛巾轻轻擦拭念真的脸,末了扶着她躺下。
    念真不觉得害怕了,她以舒适的蜷缩姿势睡去,像是回到了母亲温暖的子宫。
    梦里,她朦胧听见母亲声音。
    “……害怕不能像最初的恋爱那样,但其实为什么都要像最初的恋爱,不同的人甚至一个人不同的阶段,理应有不同的感觉,不同的体验。念真,阿妈至今只笃定一件事,在还能够爱的时候,勇敢地去爱。我们足够坚韧,可以抵御爱带来的一切伤害。”
    港岛无尽长夏,教堂彩绘玻璃窗前,神父见证一对新人的“Ido”。
    “念真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蒲郁弯腰对轮椅上的老先生说。
    老先生抬头,迎着透进窗玻璃的彩色阳光半眯起眼。大约思索了会儿,他说:“我见过的。”
    我今生今世最美的新娘。
    钟声敲响,穿白纱捧花的念真渐渐与记忆里的新娘的样子重合了。
    西装笔挺的贵公子念英文誓词,从圣经上拿起戒指戴在新娘手上。他掀开白纱,亲吻她的脸。
    鸟飞过,枝叶沙沙响。老先生仿佛睡着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同类推荐: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穿成白富美后我躺赢了快穿BOSS又表白了诱君我和盛先生帝王路赚钱的正确姿势[重生][综主兄战]长不大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