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我的师妹又闯祸了 22、尝百草

22、尝百草

    约莫半个时辰以后,独家专访正式结束。
    搞定了素材,叶清猗也终于有时间处理一下私人问题。
    只见她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朝着不远处的祖安阁那位长脸青年勾了勾手。
    长脸青年及其身后的祖安阁门人,都不敢有丝毫含糊,连忙就行了过去。
    他们早有预感,之前喷人一事不会就这么轻松翻篇。
    毕竟。
    喷人一时爽,全家火葬场。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更何况长脸青年喷的人乃明镜台亲传弟子,还是明镜台中身份最尊贵的执镜长老亲传弟子。
    也就是碰上了单纯善良指数万年难遇的叶清猗,这事才不至于完全没有缓和的余地。
    “叶姑娘请指教。”
    如今的长脸青年俨然化身成了一位彬彬有礼的乖宝宝。
    “之前我问你的问题,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呀,你吃过草吗?”叶清猗又问了一遍。
    “没有。”
    长脸青年立刻摇头。
    “那好,我今天就请你吃草......”
    说到底叶清猗还是一个小姑娘,她可以因为生性善良不去深究祖安阁的冒犯之罪,但心里对长脸青年骂人的话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你只要吃够一百种草,你骂人的事我就不告诉师父。”
    看吧,这就是小女生。
    “多谢叶姑娘赐草!”
    听了这话的长脸青年如蒙大赦,忙不迭的鞠躬道谢。
    吃草而已,这对于他这个洞明境强者来说,根本不在话下。
    “有谁愿意去帮他取草吗?”叶清猗又对着秦州各大宗门看热闹的修行者问道。
    “我愿往!”
    “我愿往!”
    “我愿往!”
    宗门广场各大宗门之人纷纷举手。
    都是在秦州混,他们平日里自然没少受祖安阁埋汰,好不容易有机会光明正大的反踩一脚,可把他们给高兴坏了。
    比起冒着生命危险去争夺冰息莲子和莲台,凑这样的热闹才是人生的精髓啊。
    这趟浮云山之行真的太有趣了。
    很快。
    数十道身影快步离开云栖阁后,凌空而起,一头扎进了浮云山中!
    身后,响起了叶清猗的高声提醒。
    “一种草只要一株,不要恶意破坏植物。”
    ......
    “云草,浮云山中最常见的草类之一,味微涩,食之无明显副作用。”
    宗门广场上,受叶清猗盛情相邀担当解说员的丁跃,拿起一株青草简单介绍之后,便递给了旁边的长脸青年。
    听到无明显副作用几个字后,长脸青年微微松了一口气,接过云草便狼吞虎咽了起来。
    不到两息时间。
    一株云草就被消灭了。
    “巴草,味甘甜,食之易腹泻。”
    云栖长廊藏书阁中专门记载浮云山草木功效的书籍不在少数,把整座藏书阁倒背如流的丁跃简直就是一本行走在异世的本草纲目。
    腹泻?
    问题不大,长脸青年果然接过巴草吃了下去。
    “噩梦藤,味香甜,食之易做噩梦,根据每个人的命脉特质的不同,噩梦周期在三日到三十年不等......”
    咕!
    长脸青年生咽了一口唾沫,只能暗自祈祷自己属于三日那一档,最起码不要是三百年那一档。
    连续做三十年噩梦,这谁遭得住......
    “七步断肠草,这就不用我解释了吧?”
    闻言。
    长脸青年默默从储物戒中中取出一个玉瓶,倒了一粒清心丹服下后,毅然决然的服下了断肠之草。
    “刮骨草,味苦涩,食之疼痛如刮骨。”
    “羽狼情花草,羽狼一族的催情草药。味不详,羽狼一族食之,进入两年左右的发情期,若人食之......亦会散发一种体香,对羽狼产生跨越种族的极大吸引力,我建议你未来两年不要靠近西北羽狼山。”
    丁跃严肃的说道。
    “还有这种草?”
    一旁认真听课的叶清猗以及一众看热闹的修行者都惊呆了。
    真是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哦。
    当然。
    最难过的莫过于长脸青年了。
    羽狼山和祖安阁同处秦州西北,祖安阁中有神游境强者坐镇,羽狼一族同样有大妖守护,双方千百年前一直都是争锋相对的宿敌。
    为了避免类似于“祖安门人与羽狼之间不得不说的故意”、“祖安阁指使门下弟子色诱羽狼意欲何为”这样的标题不至于登上明镜台月刊。
    看来服下羽狼情花草后,长脸青年至少两年不能返回宗门了。
    “兔子草,无味,食之有一定几率变成一只兔子,雌雄随机,持续时间半盏茶。但你放心,你依然保有人族意识和修为,只是外形变成了一只兔子而已。”
    这都什么跟什么?
    变成兔子?
    还特么雌雄随机?
    如果说羽狼情花草还可以理解的话,这兔子草就彻底刷新了长脸青年的认知,这也太不符合修行定律了吧!
    在叶清猗的好奇注视下,长脸青年还是无可奈何的吃了兔子草。
    片刻之后。
    “哇!好神奇,他真的变成兔子了,好可爱的兔子!”叶清猗简直开心得都要蹦起来了,连忙伸手抓住丁跃的胳膊摇晃道,“丁廊主,可不可以送一些兔子草给我呀!”
    地上。
    长脸青年变成的白色兔子一脸生无可恋。
    然后。
    即便如此,吃草还得继续。
    而且变成兔子以后,吃草似乎变得更加轻松了起来。
    就这样。
    在丁跃的详细解说下,长脸青年承受了各式各样人族不可承受之轻以后,终于快刀斩乱麻的服下了整整一百株风格迥异的草类植物。
    这场因为喷人造下的孽,才终于连本带利一并还清。
    接下来,长脸青年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重新疏导一下人生方向,没了他这个洞明强者领衔,祖安阁全体门人正式宣布退出此次莲台之争。
    再算上本命名剑被毁重伤离场的付寒生,这才莲台之争最先到场的两大名门就此退场。
    至此。
    看完热闹的各宗修行者,又把目光投向了浮云山。
    所谓富贵险中求。
    不管是冰息莲台还是冰息莲子,对修行者的吸引力无疑都是极其大的,如今又少了两大强力对手,所有人的小心思又活泛了起来。
    浮云山上下,再次暗流涌动,波谲云诡。
    正当此时。
    一个好似有一段时间未曾听到的声音响起。
    “浮云山,我小魔王又回来啦!”


同类推荐: 恋者同途神龟大人吸猫记恶犬有个坏主人神级穿越者超级玄师系统超能邪尊异界逍遥狂少造物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