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我的师妹又闯祸了 21、少女情怀总是诗

21、少女情怀总是诗

    云栖阁,外湖。
    “叮,你钓到了一条灵鱼,积分+1,辟水珠+1。”
    经历了一场汗都没出的大战后,丁跃回到湖边终于有了收获。
    正拎着灵鱼往厨屋悠悠的走着,宗门广场方向却传来了一个糯糯甜甜的声音。
    “明镜台执镜长老座下亲传弟子叶清猗,携秦州众宗门,请见丁廊主呀。”
    啪!
    闻听此言的丁跃小手一抖,连手里的灵鱼都给惊掉了。
    脱离了魔爪的灵鱼,在地面弹弹跳跳摸爬滚打后,竟然一路跌跌撞撞的又蹦回了湖里。
    “咳咳...叶姑娘里面请!”
    相比于丁跃掉鱼的小小失态,云栖阁外跟在大凶姑娘身后的一大片各地修行者那叫一个状若疯狂。
    “啊!”
    “她是!”
    “执镜长老座下亲传!”
    “娘,您在天之灵听到了吗,孩儿见到执镜长老亲传弟子啦!”
    “这一趟浮云山来得太值了吧!”
    “叶姑娘,叶亲传,执镜长老他老人家还好吗?”
    “剑北境近百年来嚣张得很呢,事事都要压我们剑南境一头,执镜长老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呀!”
    “我听说执镜长老以前从来不收徒弟的呀,叶亲传能拜入他老人家座下,必定有夺天地造化之天赋!”
    “叶亲传,你给我们讲讲执镜长老收徒的标准是什么呗?”
    “执镜长老他老人家最喜欢什么颜色呀?”
    “他老人家现今到什么境界啦,话说这问题能问么?”
    “执镜长老对我们秦州的评价怎么样呀?”
    “他老人家......”
    一群堆问题铺天盖地的向叶清猗砸去,她倒是好脾气,一点也不嫌烦,反而还很认真的解答着大家的问题。
    “我师父他身体很好,大家放心,有他在剑南境一点问题都不会有;收徒的标准,像我这样就可以啦;我师父最喜欢白色;他如今的境界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在神游境之上吧......”
    一行人就这样一路说着,便来到了云栖阁的宗门广场。
    此时。
    丁跃已经等在了这里。
    明镜台是无上名门,一直以来和云栖长廊的关系也都不错。
    再说就连师父在世的时候,也对执镜长老本人是推崇备至,今日他的亲传弟子登门,出殿相迎这点排面还是要给的。
    “叶姑娘,里面请。”
    优雅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丁跃这才发现来自明镜台的这位叶清猗姑娘,还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人呢。
    最重要的是,真的好大。
    “丁廊主,我就不进殿里啦,我这次来是希望邀请你做一次独家专访,请问可以吗?”叶清猗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保证,专访内容将会登上下月《剑南境修行月刊》的头版。”
    明镜台发行的《剑南境修行月刊》,是全境乃至全元阳域销量最高的月刊,历代云栖长廊的廊主都曾登上过月刊头版。
    到了丁跃这一代本来是最没机会的,可没想到这么快机会就来了,他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可以。”
    “哇,谢谢你,那我们马上开始吧。”
    叶清猗说着,在广场上找了一个可以览众山云霞瑰丽风光的角度做背景,从方寸戒中取出一套专访用的桌椅,先请丁跃落座。
    接着又取出一枚投影石注入真元,投影石就自动漂浮在空中,开始录影。
    “丁廊主,这是我第一次做专访,如何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请多多担待呀。”
    叶清猗应该是史上亲和力最强的无上名门亲传弟子了。
    “我也是第一次接受专访,如果有什么说得不对的地方,叶姑娘也要多担待才是。”丁跃谦虚道。
    “嘻嘻,第一个问答环节,这些问题是由秦州各地宗门提供,委托我帮忙代问的,由于问题实在太多,我就随机抽一个问你啦。”
    叶清猗说着,认真的取出一叠小纸条,然后果然从中随机抽取了一张,摊开一看,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这位修行者的想法未免也太奇怪了些。
    “请问,丁廊主弹指间就击败了付寒生,展现出了超强的个人实力,是因为被常自在老廊主夺舍了吗?”
    哗!
    这个问题一问出,全场立刻哗然一片。
    “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么犀利的问题?”
    “对呀,常自在临到大限将至,才开始收徒弟,很难不让人怀疑他的动机......”
    “丁廊主之前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但如果他已经被常老廊主完成夺舍,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
    呃......
    别看秦州这些宗门的实力不咋地,脑洞一个个的倒是真不小。
    “夺舍是近两年,地摊文学杜撰出来吸引眼球的虚假理论,目前没有什么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其存在性。我们作为坚定的修行者,当以真元为信仰,每一条修行命脉都具有独一无二性,夺舍这种明显有违真元精神的理论,不足为信。”
    丁跃淡定的说着。
    读书破万卷,扯淡如有神。
    论打嘴炮,没人有可以比得上他丁某人。
    啪啪啪!
    场内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丁廊主,说得好!”
    “我辈当以真元为信仰,凭命脉前行,魑魅魍魉尽数退散!”
    “夺舍的本质是借尸还魂,可命脉不同,如何还魂?提这问题的人属实憨憨!”
    “别的不说,如果丁廊主真的被常老廊主夺舍了,以常老廊主的性格,当场就把提问之人揪出来拍死了,也只有宅心仁厚如丁廊主这般,才会耐心与你解释!”
    “对对对!”
    师承执镜长老的叶清猗,自然也知道夺舍纯属无稽之谈,只是笑了笑,便开始提自己准备好的问题。
    少女情怀总是诗。
    叶清猗的年纪不大,问的问题也基本跟修行、宗门、功法、天材地宝全然无关。
    大都是这种风格。
    “作为全境最年轻的名门廊主,丁廊主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
    “据统计,三年前因常老廊主去世,来过云栖长廊祭拜的女修行者,再无一人找过修行伴侣,外界都说她们是一见廊主误终身,你怎么看?”
    “这些年丁廊主很少下山,是否就是因为相貌太过于出神入化,害怕下山后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很多长相英俊非凡的男修士,比如我明镜台的一些同门师兄弟,他们特别想知道,帅成你这样是怎样的体验?”
    “......”


同类推荐: 恋者同途神龟大人吸猫记恶犬有个坏主人神级穿越者超级玄师系统超能邪尊异界逍遥狂少造物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