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考古挖出只小祖宗 分卷阅读149

分卷阅读149

    花香都不敌树前长椅上坐着的那人惹他心醉。
    咖啡色针织长裙,长发挽在脑后,正歪头戳着后面的桂花,两条腿一前一后踢着。
    分明外貌已年过半百,举止投足还是满满孩子气。
    似是听到脚步声,她缓缓回头,欢喜的起身问他:“结束了吗?”
    “嗯,是不是等的无聊了?”
    “没有。”
    挽着他手慢慢走,脑袋搁在他肩膀上:“褚弋,原来人的一生是这么过的。”
    “对呀,五十多岁的小老太婆今天开心吗?”
    “开心啊,六十多岁的小老头呢?”
    “小老头也很开心。”
    阳光拉长两人依偎携手的身影,身后不远处无意看见这幕的赵闻薛聆相视一笑,并偷偷接了个甜甜的吻。
    多年后的某晚,一条话题悄然爬上热搜,惊醒了无数夜猫子。
    褚弋先生去世  您一路走好[蜡烛]
    点开话题,里面详细介绍了褚弋一生为考古事业做出的无数贡献,为师多年早已桃李满天下,教出的优秀人士不计其数,几小时内,各界大佬纷纷转发微博,一片哀痛。
    褚老享年78岁,与界内著名文物收藏家伉俪情深,虽膝下无子,但恩爱非常,数十年如一日的宠爱。
    随后追悼会低调召开,各界人士皆前来悼念,因父母离世,操持葬礼的是其妻子、几位好友与学生。
    网友们也在网络上自发组织哀悼,共同送别这位考古界家喻户晓的大拿。
    ——
    街边咖啡馆内,一对年迈的七十多岁高颜值夫妻正坐在靠窗卡座内,从两人手拉手的姿势不难看出其感情恩爱。
    不多时,门再次被推开,伴着一声“欢迎光临”走进来一男一女,皆五官精致,不过都上了岁数。
    两对高龄夫妇面对面坐下,许久未见但又丝毫不生疏的聊天,一如年轻那时高谈论阔。
    一位老者嬉笑调侃:“老赵今天没被你家小祖宗缠着?你说你也是,当初生女儿就疼得不得了,现在连曾外孙女也是,怎么,难不成你家隔了两代也长得像小耳朵啊。”
    薛聆没好气的瞪他:“向安河好久没见你还是这幅样子啊,怎么没让音佳给你揍一顿。”
    向安河扬眉:“我媳妇才舍不得。”
    祝音佳拍他一掌示意他闭嘴,和薛聆开始聊各自家里养小孩子的日常,时不时捂嘴大笑。
    向安河和赵闻则对当前国家大事及考古学的一些学术问题或新闻展开讨论。
    即便皆已年过七十,谈话间依旧是昔日年轻时的模样。
    夕阳西下,四人结账离开。
    向安河走在最前面,突然顿住脚步不动,随后跟上来的三人都疑惑看他:“怎么了?”
    他也不说话,就望着左侧马路尽头看,一改方才嬉笑玩闹的神情,眼底满是哀拗和怀念,渐渐红了眼眶。
    祝音佳被他吓了一跳,牵着他手晃了晃胳膊:“老向,怎么了这是?”
    “我……我好像看到了褚教授和小师娘。”
    说完不等大家回应,他自己就已经开始摇头否认:“没事,眼花了,老咯老咯。”
    他的气氛调节失败,三人顿时也都垂头伤感。
    薛聆按了按酸涩的眼角,仰头看天:“褚教授走了之后,小芷这个丫头也不知去了哪里,后事一办完就人走楼空,跟人间蒸发似的,你说她再也没个亲人了,能去哪里呀……”
    “小没良心的,有事也不来找我们,好歹,好歹也能陪陪她不是。”祝音佳吸了吸鼻子别开脸,被向安河揽着肩膀抱在怀里。
    赵闻什么也没说,但始终看着方才向安河一直盯着的地方,是不是这么守着就真的可以再见到褚教授?那他愿意。
    “好啦好啦我都说自己看错了,你们都干嘛呢这是,回家回家。”
    四人在夕阳余晖下齐齐向家的方向走去。
    “明天我们去看看褚教授吧?”
    “好,早上走的时候打电话。”
    “记得带点果酒,小芷喜欢喝,给褚教授的话他会更开心的。”
    “嗯,我也带。”
    另一边马路尽头的蛋糕店内,一位妙龄女子指着玻璃柜中的芒果蛋糕:“要这个。”
    转头时娇俏艳丽,容貌惊人。
    把她揽在怀中的男人高大英俊,桃花眼勾起好看的弧度,纵着她:“好。”
    ——正文完


同类推荐: 擒‘受’(虐)夜泉(虐)梁侍卫的熊先生穿越之混蛋快放开小爷闻小京穿越之成了孤儿院院长重生之破镜男神重生可行性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