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我能无限横练 第四十七章 试炼

第四十七章 试炼

    铛~铛~
    响彻云霄钟鸣声荡漾半空,刹那惊动高高在上的无极宗。
    不知道多少人听到钟声,纷纷放下手上的活赶向无极崖,他们好奇是何人在撞响沉寂数百年的铜钟惊扰仙人。
    “是何人在敲崖钟?”
    高耸入云的无极山上,数位宽松道服的执事化虹而来,扫视众人之后,目光落在秦叶身上。
    秦叶唱歌肥诺后,昂首挺胸亮声道:“晚辈秦叶,自北州来试道祈求入无极宗修行。”
    “你可知冒然敲响此钟后果?”
    几位执事相互对视一眼,皆是皱眉。
    至于其他赶来的围观者纷纷议论低语,数百年来多少代人在此修行,最后都徒耗光阴黯然离去,乍见一陌生的年轻人敲响铜钟,大言不惭的想要开启试炼进入仙门,不免觉得可笑。
    “晚辈自然知晓,半数星穴皆已通玄。”
    秦叶眼神微凝,刹那间,衣袍无风自动,周围空气变得粘稠,身胸口亮出夺目的光彩,接着手臂、肩部依次出现光点闪烁,宛如颗颗璀璨星辰,耀眼夺目。
    星辰一颗颗闪烁,众人越来越觉得压抑难受,纷纷惊骇的连连后退。
    “一百八十四颗先天星穴尽数贯通,还请仙长验明开启试炼。”
    几位执事诧异打量秦叶,犹豫拿不定注意低声道:“执掌试炼的单长老不在……”
    “哈哈,数年未归山,没想到竟然敲钟迎接老夫,这阵势实属有些……”
    就在此时,天际尽头一道闪过抹光华,无极崖上方凭空出现位摇挂酒葫芦的灰袍汉子。
    长相很粗狂,下巴留着断黑须,目光甚是明亮,见在场似乎并不是欢迎自己的阵容,他不由干笑灌了口酒。
    见到他的到来,几名执事一惊,连忙躬身行礼,齐声道:“见过云齐长老……”
    “不必多理,这钟不是你们敲的?”
    云齐长老随便挥挥手,打量了最前方的秦叶笑道:“看样子是这小娃娃弄得。”
    “见过齐前辈。”
    秦叶拱手道:“正是在下敲响钟声欲闯试炼。”
    “几百年了,有点意思。”
    云齐长老玩味一笑:“无极宗可不是这么容易入得,这入门试炼已经有数百年未开启了,其中甚是凶险,你可做好准备?”
    秦叶点点头,在无极城中流传着数百个入门试炼版本,他无从分辨真假,但出于对自身实力的自信,入门试炼真的有后天境能通过,除了自己,他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办到。
    这试炼他必须走一遭,否则仓库灵石的事情没法说清。
    心意已定,他朗声道:“晚辈已经做好准备,若身死于试炼也无悔。”
    “哈哈,好小子。”
    云齐长老大笑,对几位执事道:“还等什么,开启试炼吧。”
    “额。”
    几位执事脸上浮现抹尴尬,低声道:“入门试炼需要单长老的无极牌,他去了北域还未归来。”
    “这家伙太不负责了。”
    云齐长老皱眉嘀咕了句,扭头看向秦叶笑道:“我观你身骨,不过双十年华,天资倒也不错,下月中旬便是无极宗纳新之日,不如到时再来,即可不用冒着陨落的凶险,闯那凶险万分的试炼。”
    秦叶眼神一凝,暗自着急,这可使不得,错过了这次机会,唐执事一旦发难,他将百口莫辩。
    但这话可不能明说,思绪飞转,他抱拳朗声道:“修行之途本就是一路斩荆披棘,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若因试炼凶险便退缩,事事避凶趋吉,那还修行干什么,不如回家取个婆娘生孩子。”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嘿,此言到不差。”
    云齐长老解酒壶灌了一口,笑道:“也罢,这铜钟百年难得响一次,今日便让你试上一次又如何。”
    在几名执事不解的眼神中,云齐长老沉思片刻,方才开口道:“试炼分为两关,由我亲自来测,你且看来。”
    只见云齐长老手腕一抖,一道闪烁光华落在地面,顷刻化为个六丈高的金甲将士,浑身刻印着复杂繁琐的道纹,金光流转,美轮美奂威武不凡。
    呜呜呜......
    山风吹来,金甲将士手中长刀寒光闪闪,数十米外的树叶顷刻碎裂。
    这头金甲将士面相恐怖,獠牙占据了近半的脸庞,配上比铜铃还大的血色眼眸以及庞大的身躯,带给众人极大压迫。
    就算常年在无极崖下的修炼者们,看到了无意不露出惊骇,清晰的看着它夸张的体型和寒刀,不由心头微微发寒。
    几名执事相互对视,眼中满是古怪,这黄金力士容易对付的玩意,实力在先天境,不怕疼痛不惧死亡,就这小子点燃半数先天星穴指定没希望,甚至一不小心还会丧命于此,也不知道齐殿主为何如此狠辣。
    “既然我出手,那可不能弱了无极宗试炼的名头。”
    云齐长老指着黄巾力士,沉声道:“此乃道门正宗黄巾力士,身如精铁,不惧危险死亡,无痛无伤,非先天之力不可伤,手中长刀是百练精铁,专斩肉身强者,先天境横练也抵不住一刀。”
    秦叶眉头微簇,试炼难度这么大?难道要暴露全部实力?
    云齐长老最后劝道:“小子,在它手下坚持百息便算你过关,不过我还是劝你……”
    轰隆~
    云齐长老还未说完,猛烈地风声呼啸中,秦叶左脚一蹬,暴龙般的身躯凶猛撕裂空气,像是呆滞在原地还未激活的金甲力士扑了过去。
    “哎~哎哎,你这不守……规矩.”
    轰隆~
    云齐长老的声音被狂风吹散,黄巾力士眼睛刚透出抹灵光,气流爆炸,庞大身躯轰然被秦叶一拳击飞,翻滚着撞在石壁上,被轰然倒塌的碎石掩盖。
    锵~
    下一瞬,黄巾力士掀开身上碎石,面无表情跃起扑向秦叶,胸口依然没有任何伤痕。
    “来的好!”
    低喝一声,秦叶右手握着躲来的黄金大刀,身躯一个前冲,狠狠压爆空气,直接来到黄巾力士面前,肌肉如刚,右手条条大筋臌胀,携着排山倒海的力量,力劈华山砍向黄巾力士头颅要害。
    铮~铮~
    下一瞬,众目睽睽之下,黄巾力士狰狞恐怖的头颅瞬间变形劈开,一团红白混合的腥臭液体飞溅。
    直到如此,秦叶还怕它不死,如跺菜样将黄巾力士砍的稀碎后才收手。
    整个过程就在一瞬间,从秦叶抢先出手夺走黄巾力士长刀,先手占先机,以蛮横、强势的力量,直接将这具强大的道兵解肢了。
    轰隆~
    灰土沸腾,黄巾力士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摔得七零八落。
    “呼,不负众望,险胜一筹。”
    秦叶露出抹心有余悸的笑容,往四周拱拱手。
    几名执事呆住了。
    现场看热闹的人群也呆滞了。
    云齐长老招手,那稀碎的黄巾力士化为流光飞回手中,他摊开手中,赫然是一枚破碎道符。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秦叶拱手道:“晚辈出身江湖,亮刀就是敌人,狭路相逢勇者胜,毁坏前辈珍奇还望见谅。”
    “狭路相逢勇者胜。”
    原本心有不快的云齐长老细细咀嚼这句话,望向秦叶,似乎更感兴趣了,笑道:“罢了,终归还是你赢了,这一关算你过了,只是我观你肉身莹莹,筋骨坚韧,不知师承何处,所学何法?”
    “晚辈所学……《通玄横练》。”
    秦叶有些迟疑,担心被打上五行宗的标签,拒接拜入无极宗。
    “胡说。”
    几名执事皱眉,呵斥道:“胡说,你肉身底子极好,五行宗的那毛皮的横练之法怎么可能练成这样。”
    “晚辈不敢撒谎,横练之法就学过《通玄横练》。”
    秦叶气血运转,身上泛起白玉光泽,延迟道:“若要说其他的,就还会一门三流掌法《碎碑掌》。”
    几名执事面面相觑,这名叫秦叶的根基之深毫不逊色正统仙门弟子,那五行宗依瓢画葫弄得《通玄横练》能修到如此地步?


同类推荐: 恋者同途神龟大人吸猫记恶犬有个坏主人神级穿越者超级玄师系统超能邪尊异界逍遥狂少造物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