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快穿之睡遍男神(nph) 公主万福金安(39)

公主万福金安(39)

    他的语气仿佛在谈论天气般稀松平常,然而青玉的神色却是越来越惊恐,“宫主饶命,请您看在青玉伺候您一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就饶了我一回吧,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太晚了,从你对她动手开始,你就再没机会了……来人,把这贱婢给我推下去!”花流风一脸冷漠地看着她。

    青玉瘫软在地上,他竟厌恶到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愿意喊了,自己到底算什么?

    青玉被押着往前走,看清洞窟里密密麻麻的蛇,有一些甚至已经直起身体了,若是真的被推下去,肯定会死的!不,她不想死!

    “宫主,奴婢知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您看在我爹这些年为掬月宫兢兢业业的份上,饶过我吧……”

    青玉哭得梨花带雨的,试图勾起花流风的同情心,殊不知他现在对她满是厌恶,她的哭泣只会让他更加反感,“推下去!”花流风毫不留情地开口。

    于是,青玉感觉身子一轻,就被推下去了,“不!!!”

    她的叫声很是凄厉,掉落在蛇群中,很快就被密密麻麻的蛇包围住,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化作一堆白骨了。

    青玉已死的消息被花流风给封锁住了,然而掬月宫个个是人精,她好几天都没有出现,哪能猜不到她这是出事了呢?而且他们也大概知道她是为何出事的,只是他们很有眼色地没有提起她,仿佛掬月宫从来没有这么一个人,却是在伺候秦宛时更加尽心。

    *   *   *   *   *   *   *   *   *   *   *

    另一边,京城。

    “回禀将军,公主暂无下落……”青年男子站在书桌前,一脸恭敬地开口。

    “我知道了,继续找,有任何动静立马来通知我……”坐在书桌后的谢恒之一脸疲惫地开口。

    青年男子应了声“是”,随后退下。

    谢恒之就坐在那里,双眼黯淡无光,秦宛失踪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半月的时间,这些日子他没日没夜地找,几乎要把整个京城都给翻遍了,然而却连秦宛的一点消息都没有。

    宫里皇帝派出了大量精兵强将,也毫无所获,京城附近大大小小的城镇也都搜了,同样没有秦宛的踪迹,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谢恒之感到万分后悔,若是自己能够陪在她身边,她就不会失踪了,自己明明答应过要保护她,怎么就把她给弄丢了?

    这些日子,谢恒之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就算是睡着了也会被噩梦惊醒,睡不好也吃不好,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这样下去,怕还没找到秦宛,他的身体就要垮掉了。

    宛宛,你到底在哪里?

    “砰”的一声,书房的门被大力推开,徐念瑜闯进来了,他形容狼狈,头发也没来得及梳理,然而面上却是一脸兴奋,“谢恒之,我探听到宛宛的消息了!”

    自得知秦宛失踪以来,徐念瑜就发散了所有认识的人帮忙寻找,他是做生意的,人脉广,而且他为人一向爽快大方,因此那些人也十分乐意帮助他,而就在半个时辰前,他的一个朋友告诉他有秦宛的消息了,他这才急忙回来告诉谢恒之。

    “太好了……快说,宛宛在哪里?”谢恒之脸上是说不出的激动。

    “我一个朋友认识掬月宫的人,据那个人所言,一个半月前他们的宫主从外面带回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子,而且很是宠爱她,根据那人描述的那个女子的模样就是宛宛无疑……”徐念瑜开口道。

    闻言,谢恒之冷着一张脸,“岂有此理,又是花流风,他好大的胆子,胆敢掳走我的妻子,我非得给他个教训才是!”

    徐念瑜怕他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事,急急开口,“你冷静一下,先听我说,听我朋友说,掬月宫在迷雾森林深处,那里满是瘴气毒虫,而且还布置了奇门八卦阵,贸贸然过去,很容易丧命的……”

    谢恒之冷静下来,开口道,“那依你之言,我们应该如何做?”

    徐念瑜从怀里拿出两张图纸,一张是迷雾森林的地图,一张是掬月宫的地图,“我们先研究一下这两张地图,做好万全准备……”

    接着,两人就在书房里研究如何救出秦宛的方案,还叫来了暗影,讨论了大半天,方案是确定下来了,就定在五天后花流风的生辰宴上。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快穿之金枝欲孽穿书之欲欲仙途(NP)野僧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