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盜墓筆記|瓶邪】淚夜雨正文 雨中落淚

正文 雨中落淚

    「狗日的,你就讓胖爺我睡在這吹風啊?全身上下都不對勁,叫醒我還不成麼?」
    隔日胖子一睡醒就罵罵咧咧,我完全沒那個心情搭理他,「你那個樣哪叫得醒,既然醒了就回去睡個飽覺,少貧了。」
    「得,睡覺才是最要緊的,爺走啦!」看樣子胖子也算識相,沒多說話就打算走了。
    「走走走,小爺我忙著呢!」
    胖子走後我看了一眼悶油瓶的房門,那之後他就回房間沒再出來。
    「他娘的。」不管那悶瓶子了,做早餐!
    在我做好早餐出來的時候,悶油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待在窗邊看著外頭了,我將早餐放到桌上,看了他一眼,隨口說了句,「吃飯吧。」
    「嗯。」
    「王盟!你看見小哥了嗎?」
    「沒啊,老闆,我今天都沒看見他。」
    「他娘的。」這傢伙又一聲不吭跑不見影了!我到底要幹幾次在雨天找人的這種蠢事他才肯罷休!
    「不過,老闆,這裡有一張好像是他留的紙條。」
    「什麼?」紙條?……紙條!
    我一把搶過王盟手中的那張紙條,攤開來看果然是悶油瓶的字,只寫了「我走了」三個大字,連個屬名都沒有,留給誰的呢!混帳!把紙條扔在桌上,我抓了外套穿上就往外走。
    「老闆,你又要出去找啊!」
    「廢話,看好鋪子!」
    闖進下得比任何時候都急促的雨勢中,我根本看不清任何東西,想在這樣的情況下找人,簡直是天方夜譚,但無論如何我都得試!這次悶油居然留下了紙條,以前不論我說幾次讓他說一聲再出去,他都不曾給我聽進去,這次卻……他是不是不會再回來了?說不定我也不可能找著他……
    加快腳下的步伐,我用手掌擋著落到眼前的雨,試圖看清眼前的道路,卻只能看清幾米外的距離。往較常能找到悶油瓶的方向找去,才走了一陣子,我又轉向另個方向,往悶油瓶比較不會去的地方去找。
    我跑到一個相對空曠的地方,突然看到前方有一個身影,我又往前跑了幾步,以求在這樣的大雨中能看清是否是悶油瓶,在那身影的幾步外我停了下來。
    是悶油瓶沒錯。
    可此時的他,身影非常模糊,似乎就快要消融在雨中,彷彿下一刻就會消失不見,而我就會再也碰觸不到他。
    下意識咬了咬下唇,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貌似就連世界也打算在我眼前帶走他。我移動不了腳步,無法靠近他,越是靠近他就越會消失,但是不在他身邊又怎麼防止他離去?
    沒有解答。
    不想他走,又沒能將他留下,這般的無力感,也只有他能給我了吧?
    「吳邪。」
    此時悶油瓶就站在我的眼前,我完全沒有意識到他站到身邊,看著他時仍沒有從思緒中脫離出來。盯著我的悶油瓶難得皺起眉頭,近些日子盡見他望著窗外耍憂鬱了,不知道這會兒他皺個什麼勁?
    臉龐突然被觸及,讓我不禁顫了一下,他有著薄繭的手指滑過我的肌膚,像是在擦拭什麼。
    「你哭了。」
    哭了?
    難道說,他是在替我擦眼淚?
    我一點都沒有察覺自己流淚的這件事,甚至連為什麼會流淚都不清楚,是因為剛才看著悶油瓶的背影心裡所產生的不可言喻的感覺,導致我的淚腺突然發達麼?
    「為什麼?」
    我還想知道呢!
    不過……
    「別再突然消失不見了……求你了……」
    再怎麼窩囊,我好歹也是個小三爺,求人這種事是不可能輕易做的。然而,張起靈,求你了……我不要你無聲無息地離開,就算要走,告訴我一聲,難道還不行麼?讓我親眼看著你走,而不是一張紙條便交代了一切。
    「好。別哭,吳邪。」
    出乎意料之外,他竟然正面回應了我的話,可我眼眶裡的鹽水卻越發泛濫。根本看不清眼前他的臉的我,被他用那有些纖細又精壯的手臂給攬進懷裡,比起用眼看著,直接地觸碰更加實在。我不敢奢求他不會再次消失,只是,能輕易觸摸到他的日子,能再長些麼?
    這樣的思緒沒有斷過,外頭的雨勢不曾停歇。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兽人的宝藏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优穴攻略系统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