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盜墓筆記|瓶邪】淚夜雨正文 點火

正文 點火

    仨人邊喝邊吃邊聊,談天談地談過去,說你說他說從前。話配酒總是喝得最歡,也醉得最快,月都快升到頂上的時候,我和胖子都喝得差不多了。胖子講話已經越來越含糊,幾乎都聽不懂說什麼,我還能說得清話,說的話卻半點不著邊。
    悶油瓶一直都坐在一旁喝自己的,悶油瓶喝悶酒,挺趣味。原本還以為喝了酒,能從悶油瓶的嘴裡多撬出些話來,然而他越喝卻是越靜,快成空氣了。
    「咱們這些年邪乎的事兒遇得還少麼?得!都能寫書了!」胖子邊說邊把酒杯往嘴邊湊,可唇都還沒碰著酒杯就脫了手,「嗑」一聲,趴桌上了。
    「倒了吧!吹,牛皮給吹破了吧,哈哈!」我用拿著杯的手指了指趴在桌上的胖子,見他真的啥反應都沒有,便無趣地將杯裡的酒給乾盡。
    正想也趴到桌上睡,一陣涼風吹了過來,我看了過去,悶油瓶正坐在窗邊喝自己的。我皺了皺鼻子,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朝著他走過去。
    「喂,小哥,自己喝不悶麼?」
    悶油瓶轉過頭來,淡淡地看了我一眼,隨後又轉回去看著窗外已轉為稀疏的雨。我皺起眉,跟著看向窗外的雨,沒有即將停歇的趨勢,但雨勢不大、雨聲也不響,貌似天空正在隱隱啜泣卻壓抑著不出聲,無法真正的宣洩情緒。
    我將視線收了回來,思緒回到發現悶油瓶不見的時候,一下子跳到找著他的時候,那心緒的落差怎麼都無法準確形容。但有一點很明白,再也不想經歷了,可他卻無數次將擔子往我肩上扔。
    「下次你要消失前,留個紙條行不?讓人到處找你,難道很好玩嗎?」我低聲吼著,雙眼定在那個用後腦勺對著我的悶瓶子身上。
    這次悶油瓶一樣轉了過來,卻沒有立馬轉回去看他的窗外,我直看進他的雙目中,試圖找出他對我那番話的想法,但是卻什麼也沒看透,那比黑夜還深邃的眼,連帶我的思緒都給吸了進去,一點不剩的。
    恍惚中,我雙手扯住了悶油瓶的衣領,盯著他無法自制地張了嘴,卻什麼也吐不出來,慌了神,連手都顫抖了起來,頓時覺得自己真是沒用,話到了嘴邊卻說不出來。
    當我正要放開手的時候,悶油瓶竟然抓住了我雙手的手腕,一把將我扯了過去,下一秒我便感覺到他的唇貼上了我的,這一瞬我連眼皮都忘了眨,更別說拒絕,雖然我壓根也沒想拒絕……
    回過神後我用力將手扯了回來,一般來說面對悶油瓶我是沒這麼容易把手要回來的,只是他也沒用多大力氣抓著我。分開之後我停頓了一下,隨後就走回桌邊,收拾起桌面的杯盤狼藉,拿著就躲進廚房裡。
    「搞什麼啊……」那是什麼意思?難道我臉上有寫著讓他親上來嗎?玩我呢!
    這麼一想,我心中一整個窩火,打開水捧起就往臉上潑,讓自己清醒清醒,但我才潑了一次就被人從後頭給抓住往後拉,靠進了悶油瓶的懷裡,剛要掙扎就被擒住了雙手往後扳。
    「做什麼!當你捉人犯啊?放開!」這時悶油瓶手一伸就扣住了我的下顎轉向他,那有些冰涼的唇再度貼了上來,這次他還撬開了我的唇,把舌給伸了進來,接下來就是一陣索取。
    我被他吻得人有些發軟,身體的重量都往他身上壓,什麼抵抗、拒絕,這樣的念頭早就被他吻得都沒了。身上的力氣一點一點地被抽走,身子漸漸往下沉,悶油瓶卻用他的腳頂住我的胯下,我馬上就意識到他想做的可不只接吻這麼簡單。
    趕緊把力氣給找回來,要從悶油瓶手中掙脫,用上全身的力氣也不見得能行。這時悶油瓶終於放過了我的唇,我剛喘了口氣,他伸手就往那裡抓去。
    「張起靈!」我一緊張連聲音都抖了起來,悶油瓶往我頸子那呼了一口氣,我瑟縮了一下,「嗯……」
    「吳邪……」悶油瓶的嗓音就在我耳邊,那兩個字一傳進我耳裡,剛找回的一點力氣又全沒了。
    「胖子……還在外頭……你停手……」說話的時候,他的手已經搓揉了起來,使我說的話變得斷斷續續,但聽了我的話,他卻一點都沒有要停的意思,反而玩得更起勁了,「張……起靈……你……」
    「他不會醒。」他話才說一半就已經拉開我的褲頭將手伸了進去,直接碰觸我已經有些抬頭的慾望,我忍不住呻吟了一聲,下一秒就聽到一聲低笑。
    「張起靈!」這傢伙竟然敢笑!我心中的一把火又升了起來,可是我身下的那把火延燒的速度可快多了。「啊……嗯……」
    快感堆疊得太快,我剩餘的精力只夠用來壓抑自己的聲音不要太大,感覺到後頭正被悶油瓶腫脹的部位頂著,看來他的慾望也已經高漲,快要瀕臨極限了。
    悶油瓶一把扯下我還掛在腰間的褲子,我隨即感覺到他的灼熱正貼著我,燥熱感竄升,我感覺自己的臉肯定比猴屁股還紅。
    「啊!等、別頂……」悶油瓶一手將我的慾望把玩著,一下又頂著我的屁股,弄得我往前躲也不是往後縮也不對,快感很快就堆疊到最高點,白濁全部都射在了他手裡。我還沒開口說話,這傢伙竟然把手擺到我面前,玩起了我的子子孫孫,「你……」
    「很黏稠。」
    這不廢話麼!這陣子都跟你住在同一間屋子裡,哪有空間可以解決啊!別說我時間都用來找你這職業失蹤人口了!
    「玩夠了吧?快放……啊!」最後一個字我嚥了回去,悶油瓶這傢伙將他的手指捅了進來,一聲招呼都沒打,連帶把我的子孫也都擠了進來。
    「不夠。」說著他把第二指也伸了進來,我都還沒完全適應,他倒是暢通無阻的抽插了起來,「吳邪……」悶油瓶手上的速度越來越快,伴隨著他一聲聲喊我的名字,剛發洩過的部位他也沒有放過,慾望又有些抬頭。
    「啊啊……嗯啊……嗯……你慢……不……啊……」
    悶油瓶的動作攪得我的腦袋完全沒有空閒去思考,嘴裡的呻吟也幾乎壓抑不住,一聲聲地溢出口。突然,悶油瓶停下了動作,我疑惑地向後看,他吻了上來,我才剛要回吻便感覺到他的炙熱就抵在入口,就要衝進來了。
    「等、小哥……唔嗯……等、等等,我還沒準……啊……」我還沒做好思想準備啊!悶油瓶這傢伙就這麼把他那凶器擠進我連手指都還沒能適應的甬道裡,疼死小爺我了!還沒問我行不行,就開始抽插的動作,害我連抗議都沒能完整地說出口,等完事了看小爺怎麼……
    「吳邪……嗯……」悶油瓶一手抓著我的慾望,另一手扶著我的腰,肆意地在我身後進出,還不時會發出似乎是在表示他很享受的聲音,聽得我的慾望也都被撩起,漸漸地都顧不上外頭是不是還有人,會不會被聽到,呻吟是一聲比一聲浪,事後回想起來真想把自己埋進棺材裡。
    「啊!」悶油瓶在抽插的過程中頂到了一處讓我不由得叫了出來,同時他也停下了動作,我才感到奇怪,他就重新開始鼓搗,越來越往深處去,也不斷地磨擦過同一處,我的聲音這下是壓也壓不住了。
    「張起……靈……停、停下……啊啊……不……」
    「不停,你很喜歡不是嗎?」
    「誰喜、啊……」
    「吳邪……」
    「啊……嗯……」
    在不斷持續上升的熱度中,我跟悶油瓶雙雙都達到了頂峰,我輕輕喘著氣,額上冒出的薄汗匯聚沿著臉頰滑落。悶油瓶沒有退出來,體內一直有著一股熱度的感覺讓我無法言語,我尷尬地轉頭看他,伸手去推他。
    「行了,出去……」
    要不是我提了這句話,不知道悶油瓶還打算停在我體內多久,看他似乎很享受這個狀態的樣子,我有話想說也都全吞回去了。
    將身上的衣服穿回去後,我認真的開始處理那堆杯盤狼藉,可悶油瓶還站在一旁沒走,剛才的餘溫還沒完全散去,這傢伙難不成還想再點一次火嗎?
    可當我轉頭想跟他說話的時候,竟發現他已經不在了,我啞口無言。
    「你難道就沒有什麼話對我說嗎……」
    外面的雨還在下著,我內心的溫度正一點一點地失去。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犯上欺主鹅绒锁兽人的宝藏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优穴攻略系统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