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赚钱的正确姿势[重生] 分卷阅读22

分卷阅读22

    条疤……”

    桌上其他几人全都停下手中动作,吃惊地看着姚路。

    姚路一下反应过来,急忙收回手,哪有人直接指着别人伤疤提问的,而且还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她顿时觉得尴尬无比。

    卫阳替姚路道歉:“对不起,失礼了!”

    段宁玉皱了下眉。

    光头举起酒杯和段宁玉碰过:“我先干了。”

    一场小小的尴尬,就这样揭过,饭桌上恢复之前的气氛,大家继续东聊西扯。

    只有姚路,还没回过神。

    她确实见过段宁玉。

    上一世,姚路曾在拳馆看过一次他打拳,名字给忘了,之所以有印象,是因为段宁玉的身体条件在拳手中是比较吃亏的。

    那次比赛他的确输了。

    姚路给他清理伤口时,看到过这个疤痕。

    不过这些并不是扰乱她情绪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姚路现在知道,他就是那个牺牲的卧底探员。

    陆建国被捕几个月后,在清理一个大型仓库时,有一个探员在爆炸中牺牲。

    新闻大篇幅报道他的事迹,电视上,他的妻女抱着遗像痛哭。

    段宁玉从学校毕业后,被直接安排到陆港集团做事,从底层一步步爬到陆建国身边,一直到牺牲才被媒体公布他的探员身份。

    就连他老婆都一直被蒙在骨里。

    姚路还记得自己当时看到新闻,唏嘘不已,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无间道。

    多数人在听到陌生人死讯时,都会惋惜两下,更何况,这个人现在就活生生地坐在这儿,姚路的心情又不一样了。

    真的很想提醒他小心点。

    卫阳夹菜,放到她碗里,说:“这是店里特色,你尝尝。”

    姚路这才发现,自己又不自觉地盯着段宁玉了。

    手机响起,是赵叔打来的,姚路跑到走廊上接电话。

    挂掉电话,她不着急回去,慢悠悠地走到大门口,吹了几下凉风,觉得心里舒坦了,转身准备去个洗手间。

    刚拐过弯,就看到段宁玉在打电话。

    见到姚路,他没什么表情,继续回应电话那边:“我知道了,澜哥。”

    挂掉电话,他向姚路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姚路冲他笑了一下,没有动。

    段宁玉带点审视的目光看着她问:“你有什么事吗?”

    姚路当然不敢说实话,更不能提醒他小心点,谁知道会引起什么猜测,她没话找话地问:“老听你们叫澜哥澜哥的,到底是谁啊?”

    在姚路心里,现在已经把段宁玉列为正义的一方,好像在敌军中发现战友一样,感情上觉得拉近很多,说话时就没那么谨慎。

    段宁玉听了她的问题,皱皱眉说:“去问卫阳吧。”

    大步从姚路身边走过,回去包间。

    吃了个软钉子,姚路也无所谓,洗过手后,看时间差不多,就想回去了。

    走到包间门口,她听到段宁玉的声音:“管管你女朋友,她刚刚问我澜哥是谁。”

    那语气一点都不客气,还带着一丝恼火。

    姚路脚步一顿,等着卫阳的回答。

    房间里安静了几分钟,卫阳的声音响起:“不用管,我的女人,想怎么作就怎么作,我替她担着。”

    ☆、破绽

    吃完饭,光头和小敏搭着段宁玉的车走了。

    卫阳送姚路回拳馆。

    卫阳一边开车,一边说:“以后有什么问题,先来问我,你跑去问别的男人,我很没面子的。”

    姚路认真地说:“卫阳,我不是你女朋友,那天是装给李三看,我们心里都很清楚。”

    卫阳说:“我知道啊,上次问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你到现在还没回我。”

    姚路说:“我才不做你女朋友。”

    卫阳问:“你有喜欢的人?”

    姚路说:“没有。”

    卫阳说:“那就考虑考虑我,你不觉得咱俩挺合适的?”

    姚路无奈:“这是两码事好吗,我要找男朋友至少得真情实意吧。”

    卫阳挑眉:“你觉得我说的是假的?”

    不是假的,就是因为那些理由真实客观,才让人无法接受,感情的事哪能这样衡量?

    姚路不打算和他解释,她现在发现了,卫阳骨子里很自我,三言两语说不动他。

    她找了个话题:“那个澜哥到底是谁,问一下都不行?”

    卫阳笑了一声说:“别想转移话题。不过你还真说对了,这个问题确实不能问。”

    “为什么?”

    卫阳看她一眼:“姚路,你真的没发现吗?你在和我说话时,状态是不一样的。你对我,不设防。”

    姚路一愣,反驳道:“胡说。”

    卫阳笑笑没坚持,反问她:“你知道陆建国的事,却不知道澜哥的事?”

    姚路摇摇头:“他俩关系很深吗?”

    “很深!他俩是同一个人。”

    “陆建国生意做大后,想显得有文化,觉得自己名字土,找大师算命,改名叫陆观澜,底下人改叫他澜哥。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的陆港集团里大部分人知道澜哥,不知道陆建国。”

    见姚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卫阳说:“能把这两个名字联系起来的人,不是高层就是亲信。你都能知道仓库地点这么机密的事,却不知道澜哥,不是很奇怪吗?”

    难怪自己第一次见他时,刚表示出不认识澜哥,他的态度立马就变了。

    姚路有点难过,还以为自己做的很好,原来这么早就露出破绽了。

    车子停了下来,拳馆已经到了。

    卫阳将车停在路边,继续说:“你放心,除了我,没人知道。我猜另一个仓库的地址你也知道吧?”

    姚路立马说:“不知道。”

    卫阳不在意:“我还是可以花钱买。”

    然后,他从兜里掏出一张卡,两个手指夹住递给姚路:“这卡里有170多万。”

    姚路看也不看:“太少。”

    卫阳说:“那好吧,不买仓库地点,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就行。”

    姚路说:“我先听听什么问题。”

    卫阳一笑:“不错啊,卖方市场。”

    他顿了顿,问姚路:“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人?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但他好像也叫卫阳?”

    姚路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问题,她下意识拒绝:“不回答。”

    卫阳听到却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真的有这么一个人?”

    “没有!我什么时候说有了?”

    “如果没这个人的话,你就不会说‘不回答’了。”

    姚路气的语塞,一把抢过那张卡,说:“那就算我回答了,密码是多少。”

    卫阳却敛了笑:“竟然真有这么一个人,你不觉得太巧了?”


同类推荐: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穿成白富美后我躺赢了快穿BOSS又表白了诱君我和盛先生帝王路赚钱的正确姿势[重生][综主兄战]长不大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