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赚钱的正确姿势[重生] 分卷阅读10

分卷阅读10

    那个姚路,把她认识的人都扫扫。”

    光头正要说话,又听卫阳说:“还有,这两天你们再去趟姚家,让她先还20万。”

    ☆、钱的新去处

    姚路没想到,刚过了两天,就接到瘦猴电话,要将姚母的钱转给姚路。

    现金一捆捆放在一个牛仔背包里,瘦猴将包递给姚路,问她:“你打算怎么处理这钱,不能背回家吧。”

    姚路摇摇头:“我有其他用处。”

    自从那天两人交手后,瘦猴就觉得,卫阳和姚路之间有点不对劲,帮她扛债不说,还联合起来把家里的钱骗出来。

    偏偏卫阳什么都不告诉自己。

    瘦猴欲言又止,他想叮嘱姚路几句,又觉得自己没这个资格,最终摇摇头离开了。

    姚路看着他走远,低下头,踢踢路边的石子,她是想当面向卫阳道谢的,但是现在出面的是瘦猴,总不好自己还打电话给卫阳吧。

    背着一口袋钱,溜溜达达走过两个路口,来到一间写字楼前。

    这个楼只有四层,面积不大,年代也不近了,不在商业区,而是距离居民区更近,两公里外全新的商业区早已建好,那的写字楼都是高耸入云般,稍有些档次的公司基本搬光了,留下的都是些小公司。

    写字楼一层由临街的小吃、地产中介等门脸房组成,二层的窗户上,挨个拉着广告条幅,少儿培训居多,其中黑红白组成的“暴风拳馆”在里面并不显眼。

    “暴风拳馆”是一家武术类培训机构,有泰拳、散打、空手道等项目,主要招生对象是小孩子,如果有成人想学也可以,不过费用更高。

    她曾经在这个拳馆打工四年,从前台小妹做到招生主管,还学到了一些拳脚功夫。

    虽然从外面看着没什么人气,但姚路心知,这个楼每到夜晚,都是人声鼎沸。

    姚路走进写字楼,直接沿着楼梯来到地下一层,地下一整层都被暴风拳馆租下来了。

    敲敲门,不等回应,她便推开门,里面很安静,一个人都没有,现在是下午,孩子们都在上学,兴趣班还没开始。

    没有犹豫,她径直往里走,穿过大厅左转,一个三米长的过道,尽头是一间非常大的拳室,没有窗户,中央是由绳子围起来的拳击台,四周贴着墙有四排梯形观看台。

    房间最里面的墙,中间有一扇小门,打开里面是个小走廊。

    走廊两侧共有四间房,都有窗户,因为在地下,窗户高且小。

    右边的两间是给拳手准备的休息室,里面有床,有卫生间,可以洗澡,拳手在这里休息沐浴更衣。

    左边两间,一间是员工住的,偶尔下班太晚的夜里,姚路就会在这凑合一宿,另一间是赵叔的房间。

    现在,赵叔的房间门是开着的,姚路轻轻敲了敲。

    房间里,一个中年男人,正在睡觉,听到敲门声,他也没动,只是歪着脑袋看了一下,见一年轻女孩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连忙起身。

    这是赵叔,也是姚路上一世的老板,可能习武的人比较显年轻,身姿挺拔,没有赘肉,看上去也就30岁,实际上他已经40出头了。

    赵叔经营的这家拳馆,白天是教人练拳的地方,很多小孩子闹闹哄哄的,到了深夜,当左邻右舍都关门收工后,这里则摇身一变,成为b市最大的地下拳击场之一。

    姚路刚开始打工时,因为年纪小,又没学历,四处碰壁,险些被骗到夜总会。

    幸亏遇上熟人,经他介绍,来到这家拳馆做前台,专门负责接待学生家长,端茶递水的。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知道其实拳馆的主营业务是在半夜才开始的。

    不等赵叔开口,姚路自报家门:“你好,我叫姚路,是沈军介绍我来的。”

    赵叔皱眉,他长的一脸横肉,平时经常笑着还好,这一皱眉更加显得凶神恶煞。

    姚路解释道:“沈军就是jerry。”

    沈军是姚路的拉丁舞教练,他爷爷和爸爸都曾参军,对此有深厚感情,于是给他起名军字,只是沈军从小不爱武装爱红妆,偏偏最爱舞蹈这行,因为名字太硬朗心中不喜,给自己起个英文名叫jerry,从来不提本名。

    上一世,姚路就是得沈军帮助,来到拳馆打工,因此,当她报出jerry的名字后,赵叔做出恍悟的表情。

    接着,他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jerry带我看过比赛,我想买种子。”

    拳馆比赛不收门票,但是想看比赛,必须下注,又称买种子。

    地下拳馆是不接待生客的,必须由熟人引荐,原本姚路是想先去找jerry,但是那人行踪飘忽,一会国内一会国外,要找起来有点麻烦。

    卫阳的比赛周末就开始了,她可不想错过每一次赚钱的机会,尤其是新拳手,前几场通常赔率最高,反正买种子这事,最关键是要有诚意,姚路所有的诚意都在身后背着那。

    赵叔似乎一下没听明白,思考了几秒,再次皱起眉,显然不太信得过姚路。

    姚路将身后的背包放到地上,对他说:“这里是20万,是我的本钱,放在您这,我希望您能每次比赛前给我打个电话,如果我晚上没法过来看比赛,要怎么下注就直接和您讲。”

    比赛不是每天都有的,有时候会提前预告,有时也会临时加场。

    赵叔开馆这些年,要说把钱放他这帮下注的,也不是没有,但通常不会很久,比如临时出国半年的老客,有精彩比赛,偶尔会这样操作,绝大部分都是现场看比赛下注的,毕竟这件事最大的乐趣还是在观看比赛,对看客们来说下注相当于门票,如果比赛够精彩,不赚钱也可以,如果比赛不精彩,赚十倍心情也不爽。

    他不太明白姚路这是图的什么,不过闯荡久了,他早已不会凭人的穿着样貌来做判断,更加不会轻易小瞧一个人。

    看看地上的包,赵叔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板起脸来说:“我这里不接受任何洗\'钱的操作。”

    姚路笑眯眯的:“我听jerry介绍过您,完全相信您的人品。本钱那,我就只有这么多,您说的事,我真没那个本事。”

    赵叔又看向那个包,鼓鼓囊囊地在地上戳着,他抬起头问:“你想怎么买?”

    姚路说:“我想请您帮我找个身份,最好不要一个身份用很久。”

    这也是很正常的,很多下注大的观众都会用假名字,赵叔点点头。

    办妥这件事,无债一身轻的姚路心情愉快地往家走,脚下快要蹦跳起来了,马上就要开始赚钱了。

    ☆、警告

    接下来的三天,姚路和母亲一起收拾东西。

    为照顾姚母的情绪,姚路主动去收拾父亲的


同类推荐: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穿成白富美后我躺赢了快穿BOSS又表白了诱君我和盛先生帝王路赚钱的正确姿势[重生][综主兄战]长不大的妹妹